蒲公英橡胶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挖掘技术

2019-1-13 09:35| 发布者: admin_1| 查看: 1826| 评论: 0

  

    每当雨季来临,我就想起自己是割胶工人的儿子。

    父亲是188月去世的,在他生命尽头的岁月里,每当遇到连续几天下雨的天气,那四十余年的割胶生涯就会像幽灵一样缠绕着他,给他带来恐惧和悲伤。

   “雨再这样下下去,我们吃什么呢?”他用爪哇语喃喃说到,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父亲虽然没有对过去的日子有过怨言,但雨季时阴雨连绵,割胶的活计不能再干了,一家的温饱难以保障,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那个年代的技术不允许我父亲这样的割胶工人在雨天作业。如果割胶前一个下雨,橡胶树的树皮变得潮湿,割胶工人必须要等树皮足够干燥或者胶乳能够顺着树皮上的通道流下来才行。

    新海峡时报在2016年刊登过一篇文章,赞扬一种防雨槽,是一种固定在橡胶树上形状类似遮雨篷的装置,可以防止雨水浇湿树皮。虽然它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却也能提升雨季里割胶作业日期的数量。

    马来西亚橡胶局提高割胶工人经济状况的另一策略叫做低强度割胶作业体系。在这一体系下,为充分获得胶乳量,规定每周几天进行割胶作业。割胶工人可以在非割胶时间段从事其他经济活动。

    然而首席工业部长郭素沁提议割胶工人雨天作业,没有得到响应。由此可知低强度割胶作业体系并不能作为管理规则解决问题。换句话说,大多数的割胶工人仍然在沿用我父亲40年前使用的方式和技术。

    这些年来,橡胶收获新技术的缓慢应用与橡胶产品制造企业的发展速度形成鲜明对比。顶峰手套有限公司就是一个例子。顶峰手套已经成为全球顶级的胶乳手套制造企业,2017年该公司创收约40亿林吉特,利润高达4亿林吉特。

    我是马来西亚人,顶峰手套这类橡胶公司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我是很自豪的,因为它们为国家的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如果国家能够将橡胶行业贡献的利润分拨出一些,用于开发割胶技术就更好了,毕竟是割胶工人为那些几十亿林吉特的行业巨贾提供了原材料。

    若果马来西亚能在胶乳手套之外的其他橡胶制品行业也取得世界领先优势,那么也许割胶工人的处境会因为橡胶工业的繁荣而得到改善。

    不久之前,前总理马哈蒂尔提出了第三国家汽车计划。如今宝腾、派格多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品牌,为万千家庭在汽车制造和配套产业中提供了就业岗位。

    马来西亚的汽车制造业已经发展了三十多个年头,轮胎制造业历史更为悠久,但是在轮胎技术或生产方面马来西亚达不到世界领先。如果我们的轮胎技术发展起来了,也许我们的橡胶行业就会更强劲,这样割胶工人也能分到一些红利。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轮胎大部分成分为天然橡胶。然而全球每年生产约二十亿条轮胎,其中源自石油基产品的合成橡胶成分比源自橡胶树的白色胶乳含量要高。随着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轮胎制造企业正在寻求使用更多的天然和环保材料。

    比如,日本轮胎制造商普利司通在2015年就成功制造出首个100%天然橡胶轮胎。

    普利司通这一里程碑式创举对于马来西亚来说是喜闻乐见的,这意味着天然橡胶需求可能会升高。但是有一个细节,普利司通的开创性轮胎所使用的材料全部来自于银胶菊胶乳,而银胶菊是产自美国干旱地区和墨西哥的一种灌木。普利司通只用了两年就开发出了银胶菊橡胶轮胎,他们意图到2050年实现100%天然橡胶轮胎的批量生产。

    如果我们还不加快开发新技术来实现胶乳的多样化利用,马来西亚就会被世界遗忘。更重要的是,不到2050年我们饱经苦难的割胶工人就会无胶可割。马来西亚必须加大耐候技术的普及力度来帮助我们的割胶工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 蒲公英橡胶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北京通州马驹桥镇景盛中街10号 ( 京ICP备16067797号-1 )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466号

GMT+8, 2022-7-3 19:19 , Processed in 0.02456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